设为首页今天是

王亚平进驻空间站,女性参与太空探索有多重要?

2021-10-18 09: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5| 评论: 0|原作者: 张田勘|来自: 新京报

摘要:   女性在太空生活和开展科研工作,是长期载人航天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目前,神舟十三号已与天和核心舱和天舟二号、天舟三号组合体自主快速交会对接。这意味着翟志刚、王亚平、叶光富3名航天员的6个月空间生活迎 ...

  女性在太空生活和开展科研工作,是长期载人航天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目前,神舟十三号已与天和核心舱和天舟二号、天舟三号组合体自主快速交会对接。这意味着翟志刚、王亚平、叶光富3名航天员的6个月空间生活迎来良好的开端。而在此次航天任务中,王亚平备受关注,她也成为中国首个两次进入太空的女航天员。

  任何事物和活动,两性的参与犹如一片树叶的两面,缺少一面都是不完整的。太空探索也是如此。在世界航天史上,已有50多位女性航天员参与太空探索,她们共同创造了人类历史的新篇章。

  迄今为止,中国有两位女航天员进入太空,一位是刘洋,2012年随神舟九号进入太空。第二位是王亚平,2013年入选天宫一号与神舟十号载人飞行任务飞行乘组。此次神舟十三号上天,王亚平再度披挂出征。

  女航天员进入太空能让科学研究更具全面性和兼顾特殊性。如同地面上的生活和工作一样,太空中的科学研究和工作也需男女合作,且女性的性格特点更利于协同工作。

  同时,女性在太空也具有某些优势。太空是一个微重力环境,女性体内有较高的雌激素,一些微量元素,如镁的代谢也比男性好,而铁的含量较低,因此不易出现铁中毒、心律紊乱等,适合较长时间的太空生活。

  当然,女性到太空也有特殊性,但这也正是探索太空以应对这种特殊性的具体实践。比如,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女性在经历太空辐射和失重等种种与地面不同的环境和经历后,会不会影响其特定的生理功能,如生育。实际上,这种情况已得到科学证实,太空生活和经历并不会影响女性的生育。

  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女性、苏联的瓦莲京娜·捷列什科娃于1963年6月乘坐飞船进入太空执行三天任务,返回地球后在当年11月与另一名男航天员安德烈·尼古拉耶夫结婚,此时距离其进入太空不过4个多月时间。1964年6月,捷列什科娃产下一女,是目前为止从太空归来后最快生育的女航天员。苏联另一名女航天员斯韦特兰娜·萨维茨卡娅,在太空站生活了12天,返回地球一年半后也顺利生育。

  中国的两位女航天员进入太空时,刘洋是已婚未育,王亚平是已婚已育。刘洋在飞天归来后,于2014年生下了一名可爱的男孩,孩子身体非常健康,刘洋自己也恢复得很好。

  这些情况表明,在太空只要防护条件好,完全可以减少辐射影响,而且比很多医学检查的辐射剂量都还要低。当然,太空生活和研究不只是要检验对女性生育功能的影响,还有其他研究来观察男女性在太空是否有相同或相异的生理影响或机制,为以后长期载人航天做准备。这将是下一步的研究和工作。

  □张田勘(专栏作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