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今天是

发现长安牡丹

2018-10-10 19: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0| 评论: 0|来自: 慈善中华公益网

摘要: 发现长安牡丹牡丹是毛茛科芍药属植物,为多年生落叶小灌木。其色泽艳丽,玉笑珠香,风流潇洒,富丽堂皇,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誉。牡丹文化的起源,若从《诗经》牡丹进入诗歌起,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秦汉时代以 ...

发现长安牡丹

牡丹是毛茛科芍药属植物,为多年生落叶小灌木。其色泽艳丽,玉笑珠香,风流潇洒,富丽堂皇,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誉。

 牡丹文化的起源,若从《诗经》牡丹进入诗歌起,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秦汉时代以药用植物将牡丹记录在《神农本草经》中;东晋顾凯之名画《洛神赋》中也发现了牡丹的形象;北齐杨子华画牡丹,牡丹已进入艺术领域。人工栽培牡丹则是从唐代开始,至开元中期,牡丹兴盛于长安,尤以宫廷和达官贵人的府第为盛。象征雍容华贵、幸福安康的意境迎合了大唐盛世百姓祈愿繁荣昌盛、富贵平安的美好愿景,成为祈求尊贵安康的精神寄托,也成了国运昌隆的标志,种植观赏牡丹成为一种社会习尚。

 唐代许多著名诗人都留下了无数歌咏牡丹的佳章妙辞。唐代舒元舆《牡丹赋序》云:“天后之乡,西河也,精舍下有牡丹,特异,天后叹上苑之有阙,因命移植焉。由此,京国牡丹日月渐盛。”“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刘禹锡《赏牡丹》描绘的场面堪比时下各地盛大的牡丹花会。对牡丹的狂热也把长安牡丹的价值吵到虚高,白居易这首《买花》准确记录了当时一株长安牡丹的价值。”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天宝二年(743年),唐玄宗和杨贵妃在沉香亭欣赏牡丹,兴之高处,急召翰林院待诏李白前来赋诗助兴,诗仙李白才情大显,留下了清平乐三首。“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李白在诗中把杨贵妃比作长安牡丹,国色天香,富贵吉祥,倾国倾城,艳比神仙,赢得李皇上和杨贵妃的嘉奖。据笔者统计,全唐诗中描写牡丹的诗词90%都是长安牡丹。因此长安牡丹文化成为中国牡丹文化的源头,它影响和带动各地牡丹的种植,保存了牡丹存续的文化基因。

  文人墨客笔下的牡丹 

历代知名画家所留长安牡丹的墨宝鲜有所闻,而近现代画家的牡丹作品,娇艳有余,华贵不足,媚俗宠色,轻薄无骨,与唐诗宋词笔下的长安牡丹相去甚远,亦难登大雅之堂。由于工作的关系,笔者多年来,一直在寻寻觅觅,在冥冥中追寻着长安牡丹的芳容,在历史文化古迹、在石刻拓本中查找长安牡丹的踪迹。凭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自信,总幻想着一定有一位民间高人或闭关隐士突然现世,弹一曲长安牡丹的《东风破》,泼一幅大唐长安牡丹的华丽宏图。

2013年12月13日,在中国出生干预救助基金会一次捐赠会上,笔者突然看到一幅《长安牡丹红无双》的作品,眼前猛然一亮,仿佛有一道圣光闪过,又好像是久违的似曾相识的旧友:硕大的花朵,摇曳在春风里,牡丹仙子端坐花丛中,捻手含笑好像勾走了我的魂魄,让我瞬间失忆而欢呼起来。跟随的学生赶忙拉住我摇曳的身体,我才意识到我的失态,定睛再看,又恢复正常,好像我又站在牡丹园里和牡丹对话。笔者急于查找作品的来源,无奈只查到捐赠人为张艳女士,作者是李肆,再查李肆是何方高人却无人知晓。

法门寺展出的长安牡丹 
 
2017年10月3日,笔者有缘参加法门寺第9届佛文化艺术节活动。在大厅,突然被一幅巨幅牡丹震慑并吸引住眼球,耳边突然响起了舒元舆的《牡丹赋》来:"圆玄瑞精,有星而景,有云而卿。其光下垂,遇物流形。草木得之,发为红英。英之甚红,钟乎牡丹------”

 这不正是我多年苦苦寻觅的长安牡丹吗?花朵硕大,重瓣层叠,层次丰富,刻画入微;娇艳华贵,构图丰满,设色不俗,瓣如红玉,蕊若金丝,三叉九顶,兰麝香涌,富贵至极,尊艳无比;国色圣宝的天香仪态,淋漓尽致,绝伦九重。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出他的美!舒元舆的《牡丹赋》给出了答案却似乎并不完美。再看标题,《长安牡丹》--国色花中王,天香艳无双。落款为:八十叟长安李肆。这和五年前我看到的牡丹上的作者不是一个人吗? 笔者惊喜异常,不仅席地而坐细细欣赏起长安牡丹来。

   整幅作品,用笔高古狂傲,富丽堂皇,描绘和还原出来的正是大唐的风骨遗韵,正是唐诗宋词笔下长安牡丹的国色天香。而用色则堪称一绝,重而不俗,艳而不妖,淡色不觉寡淡,轻则不显轻薄,色深而重的,显得雍容艳冶,色轻而淡的,显得的文秀婉约;更为精妙、更为伟乎的是,墨分五色,色分千层,对笔锋中弱水的运用恰到好处,千变万化;对光的准确表现,入木三分。让整体画面鲜活了起来,鲜艳夺目,一反传统写意的浓墨淡彩,融入现代文明的理念中,作者必有油画的扎实功底,既保留了中国丹青的传统,又有创新的诸多元素,俨然是左传晏子“和而不同”的观点再现。它突破推新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让中国书画丹青迈出新的一步;它颠覆着文人画客流派崇生、独树为我的片面,让绘画相通回归自然而然,返璞初始,在天人感应的意识意念中,存小异,达大同。真乃大家之作,天赋风格,阳春白雪,天资国色,脱俗可人,美艳绝伦。因此我下决心一定要见到这个深藏不露的老者一长安李肆。

 李肆先生的长安牡丹

面对横空出世的长安牡丹,我久久不忍离去,口中念念有词的吟诵出《长安牡丹赋》来:“耀耀大唐,渭水泱泱,煌煌长安,诗辞华章;妁妁牡丹,亦亦清芳;阳春吐蕊,丽日绽放,习习春风,扬扬其香,倾国倾城,为君守望;风华世界,国运晟昌,优雅四季,雍容八荒;牡丹仙子,百花之王,傲骨凌云,正气堂堂;不卑武皇,被贬洛阳,以日永年,畅行四方;花中之魁,仙中之王,是为国花,茂茂无疆;唐风悠悠,李杜才商,帝都雅韵,千年未央;奇哉,我长安牡丹,大福大贵满堂吉!妙哉,我长安牡丹,国色天香倾城祥!美哉,我长安牡丹,清逸超群,气凌百代!壮哉,我长安牡丹,独步花海,万世留芳!”

             黄海涛文/图(作者为中国书画家杂志社总编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