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今天是

又见栀子花开

2017-6-5 21: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73| 评论: 0

摘要: 法治中国警示网【编辑陈运发 文/南红】 周日傍晚回到家乡,在父亲的果园蹓跶,一股股香甜味扑鼻而来,寻香望去,是满眼的桅子花。一排排,一簇簇,美丽至纯。我不禁醉于山野,醉于这花香了。 桅子树,在荆刺丛中 ...
     法治中国警示网【编辑陈运发 文/南红】
    周日傍晚回到家乡,在父亲的果园蹓跶,一股股香甜味扑鼻而来,寻香望去,是满眼的桅子花。一排排,一簇簇,美丽至纯。我不禁醉于山野,醉于这花香了。
        桅子树,在荆刺丛中,山坡野岭,乱石丛中生长,没有呵护,不用施肥,不用浇灌,扎根贫瘠的山地,任凭太阳暴晒,风吹雨打,依然坚强生长,且枝繁叶茂。不怕旱,不怕涝,根系发达,向周国均衡蔓延,形成圆形枝蔓,开花结果,甚是好看。花是白色,立枝头如雪,释放甘甜,这种甘甜,清香超过任何花朵,不浓不妖,泌人心脾,闻过她的花香,喝过花茶绝对是享受,感到生命为此而美丽,见此而应长寿。难怪栀子花的花语是:“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见过她,高雅的香气使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她的美丽的花,从春天到夏天都有。花期长,栖身山野,是坚强而美丽的化身。
            而他的果,呈椭圆形,象小棒锤,头象小啦叭。由青到黄,摘了入药,沏茶,祛热。有凉血解毒,降压去火,利胆解黄等作用。是传统的中药。由于他浑身是宝,且雅美之至,且容易成活,通常也被作为盆景。
   父亲果园的枙子树满山遍野,绝不是野生,是父亲二十年前辛勤劳动的结晶。那时,我刚大学毕业在县城上班,父亲在改造的稻田里育了半亩枙子苗,由于苗圃紧挨大坝,浇灌方便,长势很好,然而杂草也多。且密密麻麻,穿插苗中。母亲总是拿个小凳子,坐着用手拔草。每到周日,我从县城回家,便也随母亲拔草,开始看着青青的栀子苗,一片绿野,很是兴奋。便也坐下拔了起来。然而过不了多久,便腰酸脖子疼,再加头顶烈日,实在受不了,即使打着伞也热的难受。而母亲天天在用手拨苗,操劳家务,从没说过累。待树苗长得能卖时,正好乡里买栀子苗,父亲刨了苗用架子车带到乡里,乡里林站人员估个数。有1至2分钱一棵,卖了满满一车,得了十元钱,后来父亲听说是林业局买的树苗,约五分钱一颗。后来的几车,由乡里工作人员估个数,我到县林业局直接开了票,帮父亲领了钱。总共领了400多元,交了四十多元的税,回去交给父亲,父亲当即把钱拿到储蓄所,还了我上大学时的高利贷利息。
     这一年正好是全县发展栀子的  大好时光。 父亲和其他乡亲贱卖的栀子苗,由各村从乡里领走栽植。我们县东西两岭都栽上了栀子苗,一年之后,满山遍野,青翠昂然,成了远近有名的栀子基地。我父亲承包的荒山和退耕还林地也不例外。每到春夏,桅子花开,香甜四飘,枝头白雪,景色宜人。每到秋冬,母亲都会经受长达两月的采摘栀子时光。每年年底,就会看到我家满屋成袋的黄黄的栀子。栀子由贵到便宜。到无人问津。直到前几年,父亲伐了一大部分,改种其它果木。只剩半个坡头。谁知近两年,栀子又有人收了,且价格还可以,刚摘的青果达3至5元每斤。每到秋冬,采摘栀子的老年人络绎不绝。留守家乡的老人一边打发着时光,一边自食其力,美丽而又能入药的栀子花和栀子,增添他们生存希翼。
     居住城市,时刻想到家乡的栀子花。想念醇厚的甘甜,佩服那顽强的毅力以及美丽的容颜。(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